武汉重症监护室护士长的战“疫”日常
来源:武汉重症监护室护士长的战“疫”日常发稿时间:2020-04-07 10:40:04


医护人员送来了俄式辣椒酱(红瓶)和酱油(黑瓶)(受访者供图)

杨勇介绍,他在疗养院住的楼有两层,大约50个房间,他一个人住在二楼的一个四人间。开始几天还有人住在其他房间,后来他们都离开了。医护人员基本就只为他一个人服务了。

“第一次坐救护车,检测没感染也要隔离”

我们认为,中国既大胆又谨慎地往前走,看上去有点矛盾,但恰是积极稳妥的。武汉的封与解都没有前例可循,之所以当时封对了,最重要的是实事求是,相信科学。如今还是要依靠科学,根据现实情况摸索确保疫情不二度暴发前提下的复工复产。

“遇到重庆老乡,送给我一个口罩”

原本以为入境俄罗斯就没事了,结果没想到的是,3月18日杨勇行驶至莫斯科附近大卢基市又一次被拦下。当时,他正在市内一路旁停车休息。俄罗斯交警看到中国牌照的汽车便过来询问,并查看他的相关入境证件。

欧洲疫情蔓延期间,杨勇选择不住酒店:“20多天,我都是在车上睡的。一次饭店没去、一次澡没洗过…… ” 3月中旬,欧洲多国开始关闭国境,杨勇只能放弃去意大利、西班牙等国计划。在德国时听说波兰第二天就要封国,杨勇便驱车7个小时奔赴波兰。到了之后又得到的消息,俄罗斯马上也要关闭国境。

“在卢森堡的一段经历,让我真正感受到疫情的严峻。”杨勇回忆说,当时自己将车停在路边,回来时发现车胎被锁了,“我开始以为是违章停车,等交警来了才发现是为检查新冠病毒。他们开始时不敢靠近我,还把嘴捂住,并戴上手套翻看我的护照,直到我说自己已经出来快3个月了,他们才放下戒备,了解情况后就放行了。”

贝加尔湖上吃火锅、喝着伏特加等极光、看日出赏日落观湖景……杨勇这躺自驾行的前半程惬意自在,然而意外总是不期而至。在快出俄罗斯进入芬兰时,杨勇听朋友说国内疫情暴发,那时离中国农历新年只有两三天了。

在欧洲其他国家,交警一般只是检查入境时间和旅游史,没问题就基本放行。但这一次却不一样,“俄罗斯交警不仅检查了证件,还对我的旅行史也进行详细询问。在得知我有欧洲旅行史后,交警便叫来了救护车,让我去做新冠病毒检测。”